中农办:转基因大有前途 中国不能落伍

国务院新闻办公室定于2015年2月3日(星期二)上午10时在国务院新闻办新闻发布厅举行新闻发布会,请中央农村工作领导小组副组长、办公室主任陈锡文,中央农村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副主任韩俊解读《关于加大改革创新力度加快农业现代化建设的若干意见》有关情况,并答记者问。

彭博新闻社记者:能否谈一下今年转基因的政策和具体的工作方向?

韩俊:中国现在已经批准进行商业化种植的转基因作物主要是棉花和木瓜,现在棉花基本都是转基因的了。同时,我们批准进口了一些国外的转基因的农产品,主要是大豆、包括油菜籽、棉花、玉米,主要是大豆。我们去年进口的大豆超过7100万吨,大部分都是转基因的大豆。

今年的中央一号文件对转基因的问题有一句表述,就是要加强农业转基因生物的研究安全管理和科学普及,加强农业转基因生物技术的研究,这一点是我们一贯的政策,因为转基因可以说是大有发展前途的新技术、新的产业。可以说中国在转基因的研究领域,我们起步还是比较早,我们有很好的一支科学家队伍,虽然我们总体上是跟世界发达国家的水平在研究方面存在明显的差距,但是在有些领域我们可以说是处在世界领先的水平。特别是关于转基因水稻和玉米的研究,可以说是处于领先的水平。我们是支持科学家要抢占农业转基因生物技术的制高点,中国作为13亿人的大国,人多地少,农业发展面临的环境资源约束越来越强,在转基因生物技术的研究方面我们不能够落伍,这一点是明确的。

今年中央一号文件提出要加强农业转基因生物安全的管理,这一点也是中国一贯的政策。中国从自己的国情出发,借鉴国际经验,可以说我们已经建立了跟国际接轨的农业转基因生物技术安全管理的法律法规体系、技术规程体系和政府的行政管理体系。这一套体系可以说覆盖了转基因从研究、试验、生产、加工、进口许可到产品标识的各个环节,可以说在中国所有的活动、所有的行为都是有法可依的,都是有章可循的。如果没有经过批准,私自来制作、私自种植,这肯定是违法的。我们的行政主管部门只要一发现,肯定是要依法给予严厉的处置,这是毫无疑问的。

因为今年的一号文件礼拜天已经发布,昨天我看媒体包括网络上大量的在关注一号文件的一些热点,其中关注的一个问题:加强农业转基因生物技术的科学普及。转基因,我们首先应该承认它是一个科学问题,我们不搞研究的,可能就知道一点皮毛,也只能去看一些科学家的文章,了解一些基本的知识。我们未见得对它的来龙去脉了解得这么准确,但是转基因确实是非常敏感的全社会关注的问题,它是老百姓在日常生活当中关注的一个热点问题。

科学问题有时候会变成一个社会问题,你看像媒体报道,甚至到菜市场、食品店里问一个消费者,一问转基因,有的人会谈转基因色变。为什么要强调加强转基因技术的科学普及呢?就是希望我们要让社会公众也包括媒体要全面客观、原原本本的对转基因的技术来龙去脉、发展的历史现状以及它的特性和安全性、存在的风险,包括对我们现在中国的这一套安全管理体系,也包括其他国家的转基因生物技术的安全管理体系能有一个比较清晰的、比较全面的了解。要揭开转基因技术神秘的面纱,在尊重科学的基础上,能够更加理性的看待转基因技术和转基因的产品。中国作为一个大国,有一点是明确的,我们中国的农业转基因产品的市场不能都让外国的产品占领。谢谢。


中央一号文件为何提反腐

为何“一号文件”会在三农问题上,如此不平常地提出反腐问题和法治问题。答案在于,套用马克思主义的话语体系,反腐和法治也是生产力。


日本不甘“抑郁”的现状

长久以来,在樱花树下切腹自杀的武士,都成为日本象征式的“审美符号”。在我看来,这不过这是文学家的浪漫看法。如今,日本在全面分析过自杀者的死亡原因后,发现其实源于一种人们既熟悉又陌生的疾病——抑郁症。


咀嚼痛苦

多年之后,偶遇她的父亲,那父亲神色黯然,说女孩已经不在了。我大吃一惊,心中浮现出她充满青春活力的娇憨样子,不敢相信她已撒手人寰。她的死竟是如此出乎所有人的意料。


谁堪安邦?

差不多一周前,42岁的民生银行史上最年轻行长毛晓峰突然被传带走协助调查,一时间风波乍起,消息频出。围绕毛晓峰的消息还未止歇,安邦就“或非本意”地侧身闪进了公众和媒体的视野。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